OMG夺冠,点燃玩家“吃鸡”热情?>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OMG夺冠,点燃玩家“吃鸡”热情?

  2017年,一款名为《绝地求生》的游戏成为市场中最火爆的游戏。2017年的热词“吃鸡”,就是源于现象级游戏《绝地求生》。由于这款生存射击类游戏,将100位即时匹配的玩家集体空降到一个岛上,展开淘汰制竞赛,最后的成功者会得到系统“大吉大利,今晚吃鸡”的恭喜词,因此玩家习惯性将其称为“吃鸡”。在OMG此次夺冠之前,根据机构数据,绝地求生端游巅峰在线玩家连续六个月减少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中国玩家对游戏的热情可能会随着OMG的夺冠再次点燃。
 
  7月30日,柏林,小狮子来到赛场门口。场馆外早已人头攒动,这是首届PUBG全球邀请赛最后一天,20支全球顶尖绝地求生战队将在晚上的比赛中,为争夺最终的冠军奖杯战斗。2个小时后,“PUBG China.NO1”的欢呼声点燃全场。OMG俱乐部队员们身披五星红旗,在掌声中登上冠军奖台。
 
  “这次获得PGI世界赛FPP模式的总冠军,对于FPS(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)整个电竞项目来说,有着里程碑的意义。”7月31日,OMG战队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教练脱脱表示,“相信中国之后的电子竞技,在未来很多年都有一个大的提高。”
 
  绝地求生对电脑硬件的高要求,让不少初级玩家望而却步。但也让国内多家手游研发公司发现巨大市场,纷纷将游戏移植到手游平台。据极光大数据报告显示,2018年Q2手机游戏市场中,腾讯推出的吃鸡手游渗透率上升至12.3%,环比增长79.3%。
 
  事实上,蓝洞同样开始尝试通过赛事来提升知名度。有媒体报道称,在PGI开赛前一天,蓝洞曾在柏林召开记者会,发布了《绝地求生》电竞的五年计划。主要包括“组建世界各地区职业联盟”和“建立收益共享体系”两大模块。
 
  蓝洞表示,从2019年开始,《绝地求生》计划在北美、欧洲、韩国和中国组建职业联盟、举办职业联赛。倘若进展顺利,则从2020年开始再向其他地区扩展。此外,每年各地区的职业联赛结束后,还会举办一次世界锦标赛,邀请各赛区顶级战队参与。
 
  “作为绝地求生最主要的市场,中国玩家对于游戏的热情很可能会随着OMG的夺冠再次点燃。”在重庆经营一家绝地求生电竞俱乐部的姜浩表示。
 
  陪玩圈:陪玩一局最贵300元,月赚数万OMG获得世界冠军的消息传回国内,引发无数游戏玩家的热议。“绝地求生”、“OMG”成为网络热搜词。事实上,绝地求生也可能迎来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转机。
 
  深吸了口气,小狮子和身边的队友相互击掌,转身走进决赛现场。在OMG夺冠之前,绝地求生在中国乃至全球市场的热度已出现下滑趋势。据知名游戏平台SteamCharts数据统计,截至2018年7月,绝地求生端游巅峰在线玩家连续六个月减少近200万,从2018年1月的巅峰时期323万人减少到133万人,降低幅度达59%,日均在线玩家更是从巅峰时期158万人减少至68万人。
 
  “平均每月日活降低比例超过12%的下滑,让蓝洞必须做出改变,否则很可能出现被市场淘汰的危机。”在郭凌看来,绝地求生此前在中国热度下滑,除了国服长时间未开启外,手游端的吃鸡游戏也抢占了不少市场。
 
  “此前曾一直关注绝地求生赛事,但长时间未开放国服,这让很多玩家热情开始消退。”8月5日,游戏圈资深观察者郭凌向新京报独角鲸称。
 
  陪玩市场正在快速发展。按照买家需求和陪练的水平,收费也不一,便宜的低至10元一单,贵的可高达300元。这种陪玩店或工作室一个月能收入数万元。
 
  当OMG战队在德国柏林夺冠,坐在电脑前观看完全程比赛的林飞(化名)激动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几分钟后,他在朋友圈发出信息:“庆祝OMG夺冠,陪玩费用一律5折!”
 
  2018年2月,林飞招募了8个资深玩家,投资10万元在老家开设了绝地求生陪玩工作室。作为专业陪玩工作室老板,打广告、等订单、接单谈价、安排下属陪玩,是林飞每天的工作。
 
  “OMG的夺冠,肯定会刺激玩家对游戏的热情。这能让我们赚到更多的利润。”林飞认为。
 
  8月5月,新京报独角鲸以“绝地求生”、“陪玩”等关键词在淘宝平台进行搜索,发现有上百家店铺开展这一业务。其中销量最高的一家店铺月售量达到2500多件,按照其每件商品标价30元计算,月收入达7.5万元。
 
  “标价30元只是基本价格。具体收费还是按照买家需要,双方协商定价。”林飞解释道。通常按照买家需求的不同,陪玩收费也有区别。对于纯游戏玩家而言,一局游戏陪玩价格往往在15-30元之间,如果对方有明确“吃鸡”要求的话,价格则上涨到每局300元左右。
 
  “要成为陪玩并不容易。”林飞说,“光是自己打得好还不行,你得保护好买家,同时还要多聊天,让对方感受到游戏的乐趣。”
 
  受王者荣耀、绝地求生等现象级游戏的影响,陪玩市场如今正快速发展。目前,游戏市场中不但有大量的个体游戏陪玩者,同时众多陪玩平台也应运而生。
 
  8月5日,新京报独角鲸在APP STORE上搜索“陪玩”时发现,有10多款类似软件。记者在一款游戏陪玩平台上发现,其手游《绝地求生》按照每单30分钟一次计费,客单价在10-25元之间,且视认证陪练的游戏水平而定。在绝地求生游戏分类中,接单最多的一位玩家,服务单价为每小时60元,按照其总计接单数188843次计算,约为人民币1133万元。
 
  林飞抢不赢这些平台,他的客户多数是零散微信好友,很少有吃鸡需求。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:按照每天工作10小时计算,8个人每个月接单总收入可达到14万元,减去每个员工5000元基本工资和提成、房租水电等支出,一个月净利润能达3万多元。
 
  但林飞很快发现,随着吃鸡热度的下滑,要求陪玩的玩家人数也逐渐减少,这让他一度打算放弃。在得知OMG夺冠后,他发现此前少有人问津的工作微信如今每天都会收到10多个陌生人的消息。“对方希望能在游戏中体验下吃鸡的感觉。”
 
  如今林飞开始计划以团队入驻的方式,和类似的陪玩平台进行深度合作,由对方派单。林飞也惊叹于平台上动辄十多万订单的陪玩业绩,但在他看来,这仅是陪玩圈中最上层的收入。“现在肯定不敢去奢求能赚那么多,希望工作室每个月赚到7、8万就行。”林飞说。
 
  战队圈:薪酬6千到2万,“三无”战队占九成
 
  “没成绩、没名气、没收入”,约九成绝地求生战队正在“三无”境地中进行着一场现实世界的求生游戏。直播平台最先成为战队们的金主,不少小战队仅靠直播收入存活。对于大战队,直播收入也是其重要的收入来源。
 
  事实上,为了避免流量受主播转平台而下滑,如今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都开始投资电竞俱乐部,希望借游戏赛事的高人气来吸引更多粉丝。
 
  2018年5月,国内知名直播平台战旗宣布旗下FLAG俱乐部成立,正式进军绝地求生游戏市场。
 
  “线下训练场地、办公设施等基础运营成本占40%,其他60%基本就是薪资成本。”8月4日,FLAG俱乐部总负责人仇跃表示,“按照队员能力水平的高低,俱乐部将薪酬划分在6000-20000元之间。”
 
  创建初期,FLAG接连参加国内绝地求生赛事,但第三方赛事对于新战队并不友好,他们更愿意和知名战队进行合作。
 
  “没成绩、没名气、没收入”,仇跃如此定义圈子中近90%的俱乐部。那段时间,仇跃往返于各大城市之间,一方面物色选手和教练完善团队,一方面则探索着更多的赛事机会。
 
  据了解,俱乐部的收入来自赞助商费用、电商平台等商业收入,以及俱乐部和直播平台所签约的直播收入两方面。但通常只有OMG、4AM等知名俱乐部才会得到各大赞助商的青睐,这使得众多中小俱乐部纷纷将收入来源盯上了直播平台的签约费。
 
  “平台直播收入对任何一家俱乐部都极为重要。”仇跃分析,“即使是大俱乐部,直播收入在绝地求生这个项目上也会占到该项目整体收入50%-70%的份额,而对于小俱乐部而言,很可能是俱乐部仅有的收入。”
 
  直播平台也看上这一市场,他们同样希望能招揽到更多优质战队入驻平台,以带动粉丝流量。
 
  “我们和选手所签订的是选手劳务以及经纪代理合同。”8月5日,负责国内一家俱乐部商务运作的韩飞(化名)表示,“通常选手的直播权益都在俱乐部手里,以方便俱乐部进行商务开展。”2018年1月,韩飞所在的俱乐部和国内一家直播平台签订协议:直播平台以每年180万元的价格买断独家直播权,俱乐部队员则定期在该平台进行直播。
 
  “我们不是特别出名,所以直播签约费用不高。”韩飞解释称,“直播平台根据俱乐部的量级来支付不同等级的直播费用。坊间传闻类似OMG、4AM等巨头,签约费已达到近千万元级。”
 
  网红战队也有其他“生意”。在新科世界冠军OMG官方淘宝店里,记者看到这个以出售鼠标、键盘和周边服饰的店铺中,一款128元的战队队服,销量已达5000多件。
 
  解说圈:电竞经纪公司拓展解说蓝海
 
  除了陪练和战队,解说也是绝地求生游戏带来的一种商业模式。在王者荣耀之后,绝地求生成了游戏解说的新蓝海。
 
  “绝地求生催生出多个相关赛事,让市场对解说的需求量加大。”8月4日,Kingzone综皇COO王翔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“这要求解说需要不断学习,不断提升专业能力。”
 
  成立于2016年11月的Kingzone综皇,凭借精准切入国民级游戏王者荣耀赛事解说,一举成为业内最知名的解说主播培训工场。旗下拥有瓶子、美人鱼头、梦楠等知名解说和主播,覆盖近千万的粉丝数。
 
  而绝地求生让Kingzone综皇看到继王者荣耀后的另一片蓝海。几经思索后,最终决定参照王者荣耀的成功模式,继续深挖解说市场价值。
 
  2017年10月,Kingzone综皇就绝地求生打造出培训体系,一方面负责培养头部解说明星,承担造血功能;另一方面开拓电竞内容制作,为各大平台输送优质内容。
 
  2017年8月,刚结束职业选手生涯的辛巴,只身来到上海,一头扎进由综皇开设的解说培训班里,闯进了绝地求生这个完全陌生的游戏领域。
 
  成为解说的第一道门槛,是大量掌握游戏数据。为了记住繁多且枯燥的数据资料,辛巴每天都会耗费10多个小时钻研游戏,对每把枪、每个物资的使用都进行细致研究,同时不断掐着时间计算如何才能进行最科学有效的跑图等操作。
 
  和辛巴同批进入培训班的纳兰,同样为了记住游戏数据,曾在2018年3月闭关一个月,天天在家耗费10个小时来观看各项比赛录像,一一分析比赛细节,以确保自己对地图中所出现的每个地形特征,房屋构造都了如指掌。
 
  “你得先对游戏有着透彻的了解,才能在解说时不会被卡住。”辛巴解释称。
 
  Kingzone综皇如今已举办了3期培训班。每一期都会对近30名学员进行为期2个月,总共48个课时的培训,再经历3次模拟练习,最终合格的学员才能毕业。但并非每个学员都能顺利毕业。培训班所采取的末位淘汰制,在每堂课后都会按照学习能力排名、是否完成学习计划等参考条件,淘汰排名最后的学员。纳兰印象深刻,自己所参与的第一期培训班中,最后出道时只有寥寥6、7人。
 
  对顺利毕业的学员,Kingzone综皇选择和对方签订经纪约,并将其推送到包括企鹅电竞在内的多家合作平台当中。
 
  在Kingzone综皇的推荐下,纳兰在担任解说之余,成为绝地求生俱乐部NW战队主教练,如今正带领队伍积极备战;辛巴则成为企鹅电竞核心解说,在企鹅电竞所打造的绝地求生赛事中,他先后负责赛事开场以及总决赛等重大赛事的解说。
 
  如今国内大型绝地求生赛事解说的平台几乎被Kingzone综皇所垄断。在PGC这种第三方平台收视率最高的比赛平台上,有近90%的解说来自综皇。通过这一模式,综皇在经纪和解说带直播等方面的营收将达到8000万元。



上一篇:未来的支付市场是移动支付的天下
下一篇:滴滴创始人程维对公司的表现感到焦虑